插画家Geoffroy de Pennart 访谈录

这个6月,图书馆围绕“狼来了”开展了一系列的主题活动。在此其中,我们很荣幸地采访到了法国插画家Geoffroy de Pennart先生,和他探讨其笔下的人物。下面就让我们一起发现那些创作背后的故事吧!

Geoffroy de Pennart是一个儿童读物的作家、插画家,1951年生于塞纳河畔讷伊。他以作品中拥有各式性格的狼而出名。除了狼以外,他笔下的其他故事也十分有趣。人们十分喜欢他的画风,对于他自己来说,绘画也大概是他唯一能做得好的方面了。
pic-Pennart-ok
绘画在他的童年里 扮演着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在那个没有电视,没有任何电子屏幕的时代,他的大把时间都用在了玩耍、读书或者画画上。他的大哥Eric比他更加的强壮,而且像是在所有方面都要比他强。为了重新得到弟弟妹妹们的崇拜,他开始了创造故事并把故事画下来。

他丰富的想象力来源于母亲在孩童时讲的睡眠故事。大象Babar、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吉卜林的原来如此:讲给孩子们的故事、小金钥匙、安徒生童话……这都是他母亲的挚爱。在他7岁的时候,一次意外的膝盖受伤,给了他2个月的时间内读完了一家名为“学识渊博的女士”的书店的所有库存。正是这些经历,让他对故事着迷,他喜欢倾听,也喜欢复述。

1974年,Geoffroy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后,他就一直跟随着出版社行动。他介绍自己为插画家,并寻找需要插画的作品。他做了一些尝试,但都没有结果。同一时期,他在媒体、广告、通信行业找到了工作,于是他就忘记了想要出版的想法。他回归到儿童文学还要多亏了好友Isabel Finkenstaedt的帮助。Isabel创建了自己的出版社,并借此机会唤醒了Geoffroy沉睡了20年的心愿。这件事就是他开始创作故事的契机。

对于Geoffroy来说,他写作的角度和他看待生活的方式是相融合的。拿小红帽的故事来举例,Geoffroy的版本很好的反应了他会用幽默的方式看待生活。他同时也是一个开放的作家,欢迎各种合作的机会。能否与他合作成功仅仅取决于故事本身和它的可改编性。(如果没有合作机会)他觉得创作自己的故事也很不错!这大概也是他作品中的角色都拥有着奇幻经历的一个原因吧。

我们向Geoffroy de Pennart先生提出了一些关于创作、作品的问题,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的回答吧!
– 您为什么选择狼作为作品中的人物呢?狼其实是一个有点负面的形象,为什么您没有选择狮子或者老虎呢?
我没有把狼作为一个人物来描绘。在我的第一部作品中,我需要一个具有威胁性的角色,狼这时就自然而然的出现了。在欧洲,狼代表着捕食者,它非常完美的诠释作为捕食者的危险性。如果我是一个非洲人,我就会选择狮子;如果我是一个亚洲人,我就会选择写老虎。

– 您最喜欢您作品中的哪一头狼?为什么呢?
我作品中最重要的两个主角是Igor和Lucas。Igor就是典型的现实中的那种大坏狼,它使人害怕或者说它喜欢让人感到恐惧,因为现实中它没有什么可忌惮的。它的儿子Lucas就是很感性的一头狼,这使他的捕食生活非常复杂。我没有特别的偏向哪一个角色。

– 如果让您扮演一个您作品中出现过的动物,您会选择哪一个动物呢?为什么?
我还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呢!我可能会选兔子先生吧。(因为)他有很多朋友!虽然他不是一个英雄,但是必要的时候,他可以超级勇敢的跳到狼头上!

– 您认为您在狼的这一系类丛书中所创造的动物的社会,是一个真实社会的缩影,还是一个乌托邦式的社会?为什么您会建立这样一个动物社会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能解释多少,我们可以把我的动物社会和人类社会相比较。不能否认的是,在某种程度上,狼在其中代表着强大和权力,与此相对的,其他动物代表着普通的市民,也就是人民。狼在我的故事里并没有胜利。至于乌托邦?我的动物社会还是和实际社会一样的,人民被法律和相关机构保护着,就像书中有熊警官一样。

– 在您的作品中,狼从来没有成功吃到过什么小动物。所以狼吃什么为生呢?
确实,除了Lucas在《一头感性的狼》里面吃了坏蛋食人魔外,其他的狼基本都没有在我的故事里吃过肉。但是没有谁禁止我们去想象狼在故事开始前或者结束后他们做了什么呀。毕竟大家虽然没有在我的故事里看到狼去上厕所,也不代表它们从来都不去的嘛!

– 您的作品中有许多有趣的情节。例如在《Gaspard需要被解救》一书中,Broutchou夫人找了很多的动物官员,但是它们都一个接一个拒绝了她。对于孩子们来说这个情节十分的幽默,但是对于成年人来说,更多带有一点讽刺意味。请问您是如何定位自己的作品的呢?
在这个故事里,就有问题4中提到的关于组织机构的问题。这些机构的目的就是要保护市民,但是就像故事里发生的一样,它们并没有正确地运作起来。所以市民也要通过自身的力量使它们秩序良好的运作起来。当然,我们的阅读能力和儿童的并不同,但我很支持在给儿童讲简单的故事时,要在其中包含一点复杂性。这有助于培养他们的好奇心和批判能力。再者说,我觉得其实儿童对于讽刺也是很敏感的。即使他们很年幼,但他们可以感觉到大人说的和他们自己观察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 是什么滋养了您的想象力呢?
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有机会接触到书本。我的母亲会给我们讲故事而且家里后很多很多书。当我学会阅读以后,我就从来没有停下来过。我会阅读一切我能找到的(书籍),当然了其中有儿童绘本,但也包含了一些我可以找到幽默画作的杂志。我以前也经常生病,(于是)阅读就成为了我生命中特别重要的一部分。

– 为什么您后来重新走回创作童书的路上呢?
这个要归功于万花筒出版社(des éditions Kaléidoscope)的创始人Isabel Finkenstaedt,是她说服我为她写第一本童书。

– 为什么在有关狼的系列丛书中,是从《狼又回来了》的故事开始,而不是描写狼首次出现的故事呢?
《狼又回来了》这本书实际上也可以被叫做《狼到啦》或者《狼过来啦》。但是那些通过读报知道狼又回来了的消息的动物,会更加的害怕,因为它们已经知道这种危险对于它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此外,自上世纪以来,法国已经没有狼了。但对于是否应该引进数万头狼回归的设想,(社会上)仍存在着激烈的讨论。

– 在狼这个系列里,像大灰狼、三只小猪、小羊们和小红帽的故事都是相互交错的。他们住在一个社区里而且相互认识。那么您在构思这些故事前有专门设计过这些角色的存在吗?
不,不完全是这样的,第一个故事被设计成一个独立的故事。其他的故事也是。我只是单纯的享受各种故事中的角色被不同的故事借来借去的乐趣。只是说,当有一定数量的关于狼的故事出版了以后,我们就把这些故事归为一个系列而已。



geoffroy-oeuvres

如果大家还想了解更多关于Geoffroy de Pennart先生的信息,可以登录他的个人网站哟: http://www.geoffroydepennart.com/
如果你想阅读Geoffroy de Pennart先生的作品,感觉每个故事的魅力,欢迎来到法盟的图书馆,在这里你都能找到他的作品!

如果您还想深入了解Geoffroy de Pennart先生笔下的狼明星”Igor”,这一份《Igor采访录》您绝对不能错过的!请点击这里.
portrait_loup_2